“利奇马”下的寿光抗洪 防洪治理工程初见成效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“利奇马”下的寿光抗洪 防洪治理工程初见成效

点击:87224
  

  “利奇马”下的寿光抗洪

  去年洪水后投巨资修建防洪治理工程,排水管网功能初见成效

  8月12日,寿光市纪台镇,积水汇集到新修建的排水渠内,后排入附近的河流中。

 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摄

  8月12日,寿光市纪台镇,当地菜农用水泵给积水的蔬菜大棚抽水。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

  8月14日,寿光市北部张僧河决堤现场,救援直升机正在将装有砂石的重型袋投入决口。图/视觉中国

  8月14日,寿光市清水泊农场三分厂弥河分流西坝,解放军、武警战士、党员干部、志愿者等近万人封堵弥河分流决口。图/视觉中国

  “雨下得很大,为了村民安全,泄洪了。为了保障人身安全,全部撤离。组织车辆,紧急撤离。”8月11日凌晨5时许,山东省寿光市营里镇齐家黑冢子村的广播响起,许多村民被广播中急促的声音从睡梦中吵醒。

  而此时,距离齐家黑冢子村48公里的寿光市纪台镇已经有多个村庄农田被淹。曾经断流甚至干枯过的寿光弥河、丹河水位大涨,一度逼近桥面。这是寿光继去年8月受台风“温比亚”影响发生洪涝灾害后,又一次遭受台风重创,初步统计,“利奇马”致超过13万亩农田被淹,9.3万群众撤离,直接经济损失近10亿元。

  寿光市水利局副局长范荣誉说,2018年水灾过后,在全市范围修建的排水渠已于今年5月竣工并投入使用。从8月10日9时至11日22时,寿光全市平均降雨量、折合降水量分别比去年“温比亚”时多57.9毫米和1.27亿立方米。“山东多地降雨排入丹河、弥河,所以会出现河水漫过桥面的情况。往年全年降雨量在560毫米左右,去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,今年肯定会更多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过往材料发现,由于寿光过去一直处于干旱状态,曾经断流的丹河、弥河河道内有人私建房屋,自去年台风“温比亚”过后,寿光市水利局便已对河道清障整治。

  安全撤离的村民

  8月12日中午,寿光市营里镇齐家黑冢子村,约两米高的积水已经退去,地上都是淤泥,村民高文辉(化名)也已回到家中平房,被褥、家具、家电因为长时间浸泡已经损坏,家中淤泥有二三十厘米厚。

  8月11日凌晨5时许,村委会通过喇叭通知村民弥河洪水将至,让他们紧急撤离。“雨下得很大,为了村民安全,泄洪了。为了保障人身安全,全部撤离。组织车辆,紧急撤离。财产以后再说,财产带不走。”许多村民在睡梦中被急促的广播吵醒。

  高文辉家住得远,听不到广播通知,他被村里乡亲的电话叫醒。其实在8月10日的时候,高文辉在电视上就看到了台风的消息,但他并不担心。他说,去年洪灾后,为了抵挡洪水,村外建了一座3米高的挡水坝。“当时想着洪水肯定过不来了,那天晚上睡觉也没想太多。”

  高文辉拿了两件换洗衣物,匆匆带着一家老小跟随其他村民离开了村子。因为相信村外3米高的大坝能够挡住洪水,他们没有把家里其他东西带走。

  20多分钟后,高文辉和其他村民撤离到了距离村庄大约6里的营里二中安置点。高文辉听说,他们到达安置点不久,洪水将村庄淹没。

  和齐家黑冢子村不同,营里二中不在泄洪范围内,并且营里二中附近有比较高且被加固过的老坝。高文辉和家人在学校宿舍里住了两个晚上。“去年洪水过后,家中家具、家电损坏,墙皮脱落,一家人用积蓄把房子认真翻修了一遍,购买了新的家具、家电,没想到两年遇到两次洪水。”家里又一次泡水,高文辉暂时有家难归,估计只能借住在亲戚家中一阵子。

  除此之外,高文辉家的玉米地、蔬菜大棚和养鱼池也受了影响,玉米地里的作物被埋在了淤泥里,十几个蔬菜大棚全损坏,挖掘机也被水淹了。

  地势最低的村子

  这次洪水,挨着丹河的一个地势最低的村子——纪台镇丁家尧河村也受到不少影响。

  丁家尧河村在寿光城西,寿光的三条主要河流弥河、丹河、尧河都在村子附近,8月11日,三条河的河水漫过河堤,直接灌进了村子。村民说,水位降低后,河水已经不再灌进村子,反而是村里的积水不断流入丹河。

  中午时分的丁家尧河村,一条东西方向的村道上,齐膝深的水挡住了往来的车辆和行人,路边的一个收菜场被淹了,装菜的塑料筐漂浮在水面,有村民提醒蹚水的人们,不要靠近收菜场的一边,下雨前,那里刚刚挖了一个大坑。大部分回家的村民,只能望水兴叹——这里是全镇地势最低的村子,就算水抽出来了,也没地方排。

  只有几个位置相对高一点儿的大棚可以抽水。丁连之家的三个棚就是其中之一,8月13日早晨,他就架起了三个抽水机开始抽水,一上午没停。

  其实,村里的积水不仅是河水,还有附近其他村排出来的水。丁家尧河村是纪台镇地势最低的村子,也是沿线排洪沟的终点,附近多个村子里排出的水,经排洪沟汇集到丁家尧河村,再从这里排入丹河。然而,因为丹河堤岸高于村子,最后的一段地下排水管道是斜向上的,在此前,为了防止河水沿着排水管倒灌进村,出口的闸门已经关上了。也就是说,丁家尧河村,其实是附近村子的泄洪地。

  “总体上看,排水网络是有用的。”一位当地的干部说,今年的水比去年大得多,去年最高时水流量只有2400立方米,今年达到了4000立方米,“但今年排洪完成的时间要早得多,基本上是雨刚停,大部分村子里的水就排得差不多了。”他也承认,“对丁家尧河村来说,确实承受了更大的压力。”

  拆除河道里的违建

  纪台镇同兴村村民杨全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8月11日11时左右,同兴村500多名村民全部撤离。8月13日早上,村里洪水退去,杨全一家回到家中。

  去年寿光洪水前,杨全家里有5个蔬菜大棚,其中4个在大水中损毁,后修复。这次洪水,有3个蔬菜大棚积水,约两米高。杨全说,目前村里应该有300个左右的蔬菜大棚被淹。

  纪台镇多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个世纪80年代,当地便有村民开始修建大棚,那时候寿光是一座出了名的“漏斗”城市,雨水来得快退得也快,一直处于干旱状,一般要打10米以上的水井才能出水,如今挖个三四米就能见水。“这一变化大概是从2008年开始的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  此前,因多条河道长期断流、干枯,有村民在河道内搭建房屋。为确保2019年汛前河湖违法问题全部清零,保障河道行洪安全,去年台风“利比亚”过后,寿光市水利局开始对其境内的弥河、丹河流域两岸违建的拆除行动。

  据山东当地媒体报道,寿光市上口镇口子村紧靠弥河,弥河多次发大水后,村落迁到羊田路以东,旧村逐渐成为养殖区和大棚种植区。今年1月20日,旧村原址上,原有的畜禽养殖、大棚种植、两家企业等早已不见了“踪影”,工作人员也正在忙活着对梨园种植户的院落进行拆除。

  “历时25天完成,最多的时候一天清运垃圾的车辆达到35辆以上,日清运垃圾最多达4000立方米左右。现在除个别梨园户,其他的都已经清除完成了。”上口镇河道清障工作小组组长刘勇在今年1月份面对媒体表示,对于弥河、丹河的整顿治理,做到不留一处死角,清就清干净,做到彻底无遗漏。

  暴雨超河流承限

  8月12日,寿光市方面通报称,据初步统计,寿光市低洼易涝区1.8万个大棚进水,农田受灾面积13万亩,沿河部分村庄9.3万群众撤离,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10亿元。从11日2时开始,大棚区开始出现棚外积水和棚内渗水现象,纪台、稻田、洛城以及孙家集、文家、羊口等镇街组织群众,启动自备水泵和市里调配的450台排水泵,投入排涝工作。

  寿光市水利局副局长范荣誉告诉新京报记者,寿光整体地势偏低,发源于山西晋城和山东临朐的丹河、弥河都要汇流到寿光,最终流入渤海。受“利奇马”影响,山东多地出现暴雨,其河流承受能力有限,因此出现河水漫过桥面甚至河坝出现小的决口的情况。

  “从雨水量来看,百年一遇,河道弯曲和自然变化对排水影响不大。”范荣誉介绍,2018年水灾过后,在全市范围修建的排水渠已于今年5月竣工并投入使用,从8月10日9时至11日22时,寿光全市平均降雨量、折合降水量分别比去年“温比亚”多57.9毫米和1.27亿立方米。“寿光位于山东省的下游,山东多地降雨排入丹河、弥河,所以会出现河水漫过桥面的情况。”往年全年降雨量在560毫米左右,去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,今年肯定会更多。

  对于农田被淹,范荣誉介绍,蔬菜大棚要挖泥土堆墙,田地低于路面,易产生积水。另外,随着近些年全球气候变化,地下水位上涨,除了降雨,地下还会往外渗水,这也是部分地区农田被淹的主要原因。

  山东省防汛办曾表示,寿光被淹是河道入海能力差所致,该河段属平原河道,洪水还会受潮水顶托,故入海能力差。

  “多亏修了排水渠”

  “利奇马”来袭,寿光市政府、水利局、公安等部门工作人员与村镇干部一起帮助群众疏通水道,抽水排涝,积极开展生产自救。

  8月13日,寿光大部分地区的积水已经退去,新京报记者在洛城街道南范村一蔬菜大棚内,看到当地村民韩素青正在对黄瓜苗进行扶正。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年棚里只有地势稍低的西边过了一点水,东边大部分地方的土还是干燥的。“多亏修建了排水渠,村里和棚里的水直接排进水渠,最终进入管网,不再倒灌渗水,比去年损失减少了很多。”

  在丁家尧河村,救援人员用挖掘机挖开了路边的地下管道,各处的水涌入地下管道,在低洼处汇成一座“池塘”,一台消防车在“池塘”边抽水,抽出来的水,通过一条六百多米的管道排入丹河。

  “去年没有地下管道,村里一直抽了15天,才排完水,今年排水应该快一点儿”,一位村干部说。

  一些邻近地下管道的大棚边上,村民们也在挖水渠,把地里的水引出来,排到挖开的地下管道里。

  据了解,去年以来,为了彻底改善大棚区易涝问题,寿光全面疏通了村级农田水网,建成了棚(田)通渠、渠连沟、沟进河、河入海的防洪排涝体系。

  8月15日,新京报记者看到,寿光市南部地区大棚易涝区,恢复生产的工作已经开始。寿光市人民群众的生活秩序井然,水电均已恢复。寿光市政府、水利局等相关部门正在制定救援后续方案。

  范荣誉告诉新京报记者,下一步他们肯定还会研究制定防洪方案,对寿光境内河道及乡村排水渠继续整治。

  此前,寿光已定下总投资36.12亿元的弥河丹河防洪治理工程建设,今年汛前工程投资26.07亿元,治理总长度163.7公里。其中,纪台镇已清理河道32.5公里,投资2.27亿元,修建好总长度172.5公里、以“五横六纵”为框架的农田排涝工程。稻田镇在南部大棚易涝区实施了“三纵三横”和县乡道路水利工程,新挖排水沟渠167公里,埋设大口径管道7.5公里、棚间管网12公里、U型渠21公里、建设过路管涵260座、进水闸9处。

  寿光市水利局局长燕黎明说,两河治理完成后,弥河的防洪能力由20年一遇提高到了50年一遇,丹河的防洪能力由10年一遇提高到了20年一遇,丹河分流的防洪能力由10年一遇提高到了50年一遇。

 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周怀宗 发自山东寿光 实习生 冯惠濡 陈丽金

顶一下
(98936)
踩一下
(85943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